第736章 求前辈施以援手

小说: 叶落落慕少棠 作者: 周萌萌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2:51:03 字数:2478 阅读进度:736/749

小说:作者:叶落落慕少棠/周萌萌

入夜。

漆黑的竹屋中,苏辰手上的匕首,指在殷素的脖子上。

“帮他。”苏辰冷冷开口。

殷素淡然不惊,说道:“怎么,我不帮,你就要杀了我?”

“是!”苏辰眯了眯眸子。

殷素顿时笑了,“你是不是喜欢那丫头?”

苏辰没说话。

“你们来了苗寨也有几日了,我还是听别人说起过那丫头的事的,他可是为了别人而来,你要为她做到这份上吗?”

苏辰顿时也笑了,道:“那你大约是不知道我的性格,不管她是为了谁,我只想让她好,明白吗?下次她再过来找你,我希望你能答应她。”

“我拒绝。”殷素毫不犹豫。

“那便死吧。”

苏辰耐心已经用尽,眼底闪过一抹杀意。

就在他手上的匕首要动之际,暗中忽然传来一道冷喝,“哥,慢着。”

苏晚从黑暗中走了出来。

今天晚上,她过来也是打算劝劝这位医生的,没想到苏辰快了自己一步,她便躲在暗处静静看着。

如今看到苏辰真的对这医生动了杀心,苏晚赶紧出来阻止。

苏晚拿过他手上的匕首,道:“哥,别动她。”

苏辰皱了皱眉,不赞同道:“我们已经在这里耗了半个月了。”

苏晚叹了口气,低下头,道:“可是哥,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,不是吗?”

“哥你出去吧,我和医生谈谈。”

苏辰不放心的看着她。

“哥。”苏晚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手。

“好,但如果她敢对你动手,我一定会杀了她!”

“嗯。”

苏辰离开后,殷素笑了一声,道:“你不会看不出来吧,她喜欢你,你还管他叫哥。”

“哥喜欢我,是哥哥的事,我无权干涉。”苏晚开口。

她望向面前这个女子,道:“我要怎么做,你才肯帮我?”

“求人,就要有求人态度。”殷素冷冷看着她。

苏晚颔首,“我求你。”

“光嘴上说说?”殷素眼中带着一抹不屑。

“那你想怎么样呢?”苏晚反问道。

“我呢,生平最讨厌姓苏的人,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人,我不弄死你们,你们便该感天谢地了,竟还望向我帮助你们。”

“我姓什么,是我无法决定的,同样,我的出生也是我无法决定的,也许曾经有过姓苏的人,对前辈造成过伤害,但抱歉,我是我,他是他,我不希望您只因为那一个人,厌恶所有姓苏的人。”苏晚满脸认真道。

殷素微微一怔。

“况且我让你帮忙救的那个人,他并不信苏,跟我们苏家也没有任何关系,前前辈施以援手。”

“好,你想让我救他,可以。”

苏晚双眼一亮。

“您有什么要求?”

殷素指向门口处,说道:“跪在外面,你若是能跪上三天,我便帮你。”

苏晚没有任何犹豫。

“好。”

昔日那般骄傲的苏晚,只跪过父母,何曾这般卑微过?

可为了他,为了她喜欢的那些人,她几乎没有考虑,便一口应下了这个刁难。

苏晚转身,走到门口。

苏辰正想问什么。

只见苏晚双膝一晚,直接跪在了门前,“请前辈施以援手。”

苏辰震惊的看着她。

随后急切的上前,说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你快起来!他不帮就不帮!反正我也不想恢复记忆!至于那个人的毒,暂时他性命无忧,我们总能找到其他人帮他解毒!”

“我们回去!我们不求人!”苏辰伸手拉着。

苏晚按住了他的手背,道:“哥,哪怕只有一丝希望,我都不想放弃,因为我承受不了失去的痛苦。”

“你!”苏辰气急败坏的看着他。

苏晚朝他笑了笑,道:“哥,这没什么的,也就是跪一跪罢了。”

被他们捧在手心上的她,他怎么忍心,怎么忍心看着她受这种委屈?

苏辰咬了咬牙,道:“好,你要跪是吗?我陪你。”

苏辰没有犹豫,跪在了苏晚身边。

苏晚眼底闪过一丝惊讶,“哥?”

“你来求她,有部分也是因为我,这是我该做的,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受这种委屈。”

苏晚内心微微动容,这是对她最好的哥哥呀,哪怕失去了记忆,也会视她如珍宝。

苏晚便不再反对,说道:“好。”

天亮了,整个苗寨也跟着苏醒了。

“他们是怎么回事?”

寨子里的人好奇的看着竹屋前的苏晚和苏辰。

“害,你不知道吗?那两个是过来求医的,但因为那姑娘姓苏,殷医生不肯救!”

“真是可惜了,可殷医生说不救,就算跪在这里也没用吧?”

“这就没办法了,谁让他们姓苏呢?”

“苏这个字可是殷医生的禁忌,他们也是,随便报个假名不好吗?”

“行了行了,别看了,人家也挺可怜的,咱们看什么热闹呢。”

竹屋里。

殷素沉默的看着这一切。

她真的跟苏敖不一样吗?那就证明给她吧。

殷素关上门。

苏晚和苏辰在这里,一跪就是三天,三天不吃不喝,没有起身。

苏辰伸手,摸了摸苏晚的手,说道:“晚晚,冷吗?”

苏晚摇了摇头。

胡说,明明他手凉的要死。

“晚晚,穿上。”苏辰将自己的外套,披在了她身上。

“哥你穿,你也冷。”

“这种时候就别跟我争了,乖。”

偏偏天公不作美,一阵“噼里啪啦”声,打雷了。

滂沱大雨,哗啦一声,冲了两人一身。

苏辰皱了皱眉,满脸担心的望向苏晚,道:“晚晚,三天了,她没有出来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苏晚笔直的跪在那里,道:“我相信前辈不会失约。”

苏辰叹了口气。

夜风很冷,雨水也很冷,苏晚浑身上下,被淋的湿透,但她没有走。

一晚上过去,雨停了,天再次亮了。

苏晚唇色发白,若不是体力强悍,此刻她就该晕倒了。

“她不守约。”苏辰道,“我就觉得她不是什么好人,晚晚,我们走,不必求她。”

苏辰话刚落。

面前的门,应声而开。

“谁说我不守约。”殷素站在门内,满脸复杂的看着他们。

苏晚双眼闪过一抹喜色,“前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