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 走阴3

小说: 茅山神婿 作者: 青子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2:00:15 字数:2282 阅读进度:71/80

回到家,陆羽直奔地下室,摸出之前收着亡灵的那张灵符,就地抖了一下,人影从灵符中落下,跌坐在地上。

陆羽这才仔细看她,三十岁左右,长得挺好看,穿的就很夸张,一袭低胸的红色紧身超短裙,裙摆短得不能再短,光着脚,两条长腿上套着白色吊带丝袜。

“那啥,你生前是车模?”陆羽目光从她双腿上扫过,忍不住吞下口水。

女子摇摇头。

“先介绍下自己?”

陆羽搬了个椅子过来,在她面前坐下,等了一会,这亡灵只是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“想让我在你身上戳几个窟窿?”

陆羽冲她晃了晃桃木剑,亡灵脸上立刻现出恐惧,口中却凄然说道:“落在你手上,我也没什么说的,你杀了我就好。”

这态度,有点不正常啊……陆羽挠着头,皱眉打量她,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你是一只符鬼,是被那巫师拘了魂,强行为她办事的,你这种情况,到了冥府判官那里——”

陆羽突然住口不说了。

他说这番话,本是为了劝说亡灵,结果却点燃了他自己的灵感。

对噶,冥府!

阴曹地府,六道轮回!

在自己那个世界,这一套班子,是道门和佛门共同主持的,如地府一哥酆都大帝,便是道门大佬,另一位佛门大佬地藏菩萨,则是佛门在地府的特派员,专管六道轮回和度化地狱亡灵……

这个世界的人间,没有道门和佛门,那么阴间呢?

总不至于连阴间也换班了吧?

“还是得下去一趟,没准阴司有我要找的线索!”

主意打定,陆羽看着面前的亡灵,也没工夫跟她磨叽了,重新拿起空白灵符,就要把她收进去。

“大师,你不杀我?”亡灵看到这一幕,赶忙问道。

“杀你又不给我爆装备,我还要留着你,等你主人过来找我呢。”

亡灵怔住,连忙摇头,劝道:“那人法术高强,手段也多,你不是他对手,我劝你还是放了我,以他的性格,只是为了求财,不会再找你麻烦的,这样我们——”

“皆大欢喜吗?然后你继续给他充当作恶的工具?”

亡灵抿着嘴,眼泪滚滚而下,惨然道:“我也不想的,有时候,我甚至想自爆元神,魂飞魄散算了……但那样的话,他一定会杀了我女儿,让她成为我一样的工具,呜呜,我命好苦……”

情绪一旦宣泄,就止不住了。亡灵一边哭,一边说出了她悲惨的经历:

她叫周蝶,去世前三十二岁,离婚,在某宝开了一家服装店,养活自己和五岁的女儿。某天,她女儿突然生了怪病,整天不是发呆就是傻笑,饭也不吃。

医院不知道去了多少次,都没治好,后来有一个朋友提醒她,有可能是中邪,并且给她推荐了一个法师,那法师说她女儿是被小鬼附身了,想要救她,必须配合他做一场法事……

“后来我才知道,那场所谓的法事,实际是诓骗我接收他在我魂魄上打下烙印,成为他的符鬼……呜呜,连我女儿中邪,也是他设计好的……”

“是……魂钉术?”陆羽倒吸一口冷气,这门邪法,他前世也是听说过的,乃是苗乡黑巫术之一,顾名思义,这巫术施展起来,就如同往人的魂魄里打下钉子,从此,这具魂魄就与他神魂相连,为他所操控。

普通的拘魂法术,虽然也能掌控别人神魂,但被掌控者只是一般的亡灵,能做的事情就很有限;而魂钉术不同,因为两人之间神魂相连,掌控者可以对亡灵施展秘术,操控它做到普通亡灵很难做到的事情。

例如,他今晚遭遇的“上官雪”,除了神情和行动能力上差一点,其余方面则特别真实,几乎没破绽。这就是魂钉鬼的厉害之处。

连他这个法界的老司机都差点中招——当然主要还是大意了。

魂钉术虽好,但想要创造这样一个全能的符鬼,也是不容易的,钉魂的过程很繁琐,必须亡灵自己特别配合,一旦亡灵抵触,仪式就会失败,所以,那位巫师才会想要利用周蝶女儿中邪这件事,来诱骗她入坑……

周蝶还在哭,陆羽拿出一把黄草纸,点燃烧了,口中一边喊着周蝶的名字,纸烧光后,周蝶手中多了一捧黄草纸的虚影。

“拿着擦眼泪吧。”陆羽说道,亡灵无体,阳间任何物品,对他们来说都重如千斤,没有一定修为,连一块馒头都拿不起来,只有烧掉的东西,才会成为他们能够使用的阴间之物。

不过只有植物、皮质和油脂类的东西,才能转化成阴间之物,例如元宝蜡烛香。

而且烧的时候,必须心中想着对方,叫他的名字,如果阴阳相隔,所烧的东西会飘到阴间的望乡台,阴司专门有快递小哥在附近守着,每天不断把这些快递打包,送到枉死城那些等待轮回或是审判的死鬼手上。

像周蝶这种亡灵还留在人间的,只要烧给他东西,则会立刻出现在他面前。

这其中的原理,陆羽也不清楚。

毕竟法界很少有科学家去研究这个。

“谢谢……”周蝶拿起纸巾抹着眼泪,继续说道,“仪式结束后,我也死了……后面我开了天听,什么都明白了,想要自爆元神,但他用我女儿威胁,说只要我服从他,他就放过我女儿,否则,他就会将我女儿也练成符鬼,供他驱使,呜,我只好……”

陆羽道:“他为什么选中你?”

“他说,他一直都在寻找合适的人,而我的魂魄与他最为契合,作法驱使起来,效果最好。”

陆羽缓缓点头,接着问:“你了解他多少,说来听听。”

“我的肉身被他锁了,关在地下室,平时我都是鬼尸状态,除非他有需要,否则是不会来找我的……”

“需要?”陆羽随口反问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周蝶低下头,随即抬起头,惨笑道:“你看我穿成这样,应该明白了吧。”

陆羽目光从的短裙丝袜上掠过。

淦!不光是个法界败类,还是个变态老色批!

这就更不可饶恕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