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第十三章

小说: 错情薄gl 作者: 西叁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3:22:27 字数:3386 阅读进度:13/13

三人一路走着,刚踏出宫门,柳清便小声说道:“两位兄台不知如何看?按理说陛下也该分封官职了,可.....”确实,一般放榜之日皇帝就会宣前三名入宫然后分配官职,可今天皇帝居然只是和他们聊了会儿天.......

“柳兄何必如此着急?陛下自会有决断。”祁云锡一脸的云淡风轻,该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急也急不来呀,与其时时担忧,不如放任自流。

秦亦安也在一旁笑着附和道:“是啊,凭柳兄一身的才华,又何必忧心前程?”

听了他二人之语,柳清顿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了,毕竟人家状元和榜眼都不急,他一个探花又哪来的资格急呢?随后便尴尬地笑了下:“呵呵,祁兄和秦兄说的甚是,是我太心急了。”

柳清不经意间望了一下远处,似是看到了什么,便连忙向他二人告辞道:“二位仁兄,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未办,就先告辞了。”随即便急匆匆地向远处走去。

祁云锡有心留意了一眼,眼光尖锐地瞥到了远处停着一顶豪华的轿子,那轿子颇有些似曾相识......那不是复试那日来接柳清的轿子嘛?经过刚才在养心殿中皇上与柳清的对话,她才知道柳清出身贫寒,那这顶轿子........祁云锡若有所思地想着,突然便被身旁的人打断了,她才意识到秦亦安还没有走。

“云锡,一起走吧?”

一起走?等等,秦府和祁府貌似是相反的方向吧?!

秦亦安看出了她眼中的迟疑,便直不讳道:“我有些话想和你长姐说。”

原来如此.......

“那便走吧。”祁云锡的态度不像之前那么冷淡了,其实她细细一想,秦亦安的脾性倒是极好的,自己这么对待他倒是有些过分了......

两人一路缄默地回到了祁府,随后祁云锡让秦亦安等在偏厅中,自己便去了祁洛泱的房中,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跟着那传旨的公公进宫之后,还没来得及和祁洛泱说一声,心中甚是歉疚。

待到了祁洛泱的房间门口,祁云锡似乎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对话的声音,故而先敲了敲门,待得到回应后才推门而入,此刻祁轩南正坐在桌前,而祁洛泱躺在床上,二人似是在交谈着,祁轩南一看到祁云锡来了后,向来严肃的脸上竟有了几分欣喜,又夹杂了几分欣慰,“锡儿,你来啦!”

“为父已经听你长姐说你拔得了这次科举的头筹,还是状元!就算是你大哥当年都没拿到状元,你可是光耀我祁府门楣啊,哈哈哈哈”祁云锡看得出,祁轩南这是真心地高兴,看着祁轩南如此,祁云锡不禁心中也被感染了几分,虽说她不是祁轩南亲生的,但祁轩南待她真的比亲生的还亲。

祁轩南似是意犹未尽,摸着自己半长的胡须,拍着祁云锡的肩膀继续说道:“这样吧,等皇上分配你官职了,为父定要为你择上一门好亲事!只有云川城中最完美的女子才配得上我的好锡儿!”

祁轩南此一出,祁云锡和祁洛泱心中皆是大吃一惊,祁云锡的眼神穿过了祁轩南,直接望向床上的祁洛泱,随即便连忙婉拒道:“父亲,孩儿还不想这么早成亲,先大国才有小家嘛。”祁云锡心中想着,她可是女子,虽说入朝当官若是被发现了身份可是死罪,但她还是想赌上一赌,可若是成了亲,先不说耽误了人家的好女儿,再者一入洞房可不就全完了,死的更快......再者之,祁轩南说要给她找个云川最完美的女子.....在祁云锡心中,又有谁能完美得过祁洛泱呢?

“嗯,不错,为父果然没看错你,但你的亲事也十分重要,改日让你母亲帮你留意留意,或者,你可有中意的女子?”祁轩南的语气十分语重心长,俨然一个慈父,但祁云锡心想父亲怎么也该催催大哥啊!为什么先来催我!!!

祁洛泱听到祁轩南说的“中意的女子”,瞬间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,眼神若有若无地飘向祁云锡,待祁云锡严词否定后,她的心中不知为何忽上忽下的,不知自己该高兴,还是........

祁轩南和祁云锡多说了几句话后才准备离开,待走到门口后,又转过头看着床上的祁洛泱,厉声叮嘱道:“泱儿,你好好想想刚才为父和你说的话,莫要让为父寒了心。”说罢便甩袖而去。

祁云锡站在房中一脸茫然,父亲平日不都是最疼爱长姐的嘛?为何今日这般生气?而祁洛泱听到这句话后似是直戳心间,一时也没了方寸.....

“那个,长姐,秦亦安他来了,说想见你。”祁云锡见到祁洛泱这般模样,应是刚才和父亲闹了不愉快吧。

祁洛泱挣扎着起了身子,祁云锡见状赶紧走到她床边扶她起来,祁洛泱美目定定地望着祁云锡,低声道:“你想我去见他吗?”

祁云锡听后似是有些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祁洛泱话中到底何意,迟疑了一下,低着头违心地说道:“这事还是长姐自己做主吧。”祁洛泱心中有些失落,她这是在故意回避吗?难道从始至终,她都没有喜欢过自己,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吗?

祁洛泱瞬间心中五味杂陈,故意偏过头去,用衣袖抹去了刚才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,然后才平静地看着祁云锡,说道:“那便扶我去吧。”这话,她是故意说给眼前的人听的。

祁云锡迟疑了一下,便扶着祁洛泱起身,一步一步往偏厅走去。

***************

偏厅中,秦亦安接过一个丫鬟端上来的一杯茶,刚抿了一口,余光便瞥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走了过去,秦亦安以为来人是祁洛泱,赶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,便听到那女子声音极为娇柔地喊了句:“安哥哥~”

秦亦安口中的茶差点没喷出来,只好待强咽下去才双手作揖回道:“原来是二小姐~”

祁若瑶一听秦亦安对自己的称呼,心中有些不满,直接强拉着秦亦安的手臂,嘟着嘴嘟囔道:“安哥哥~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叫我的~”

秦亦安不着痕迹地摆了下手臂,脱离了祁若瑶的禁锢,继续说道:“以前年少不懂事,还望二小姐海涵。”

祁若瑶继续拉住了秦亦安的手臂,还未说话便看见偏厅中突然多了两个人,原来是祁云锡扶着祁洛泱走了过来,秦亦安见祁洛泱脚步不便的样子,便甩开了祁若瑶的手臂,径直走到了祁洛泱的面前,担忧地问道:“洛泱,你没事吧?”

祁云锡自是看见了刚才偏厅中二人的纠缠,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长姐倒没事,莫不是打扰了你的好事?”

“云锡,你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人的。”秦亦安一脸坦荡地说道。

祁云锡似是不罢休,继续嘲讽道:“谁知道呢?”

还不待秦亦安回答,祁洛泱便低声厉喝道:“够了,云锡,别太过分了。”

祁云锡一脸的呆若木鸡,自从她到了祁府,长姐就从未训斥过自己,更别提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了,可她居然为了一个秦亦安,就如此对待自己.......祁云锡的心冷到了极点。

“你先回房吧。”祁洛泱的话就像是逐客令一般,既然如此,祁云锡又何必打扰了他二人的好事?!当即便转身气愤地甩袖而去,祁洛泱一下失去了祁云锡在旁的支撑,身子便有些颤颤巍巍,祁云锡余光将之尽收眼底,心中虽闪过一丝不忍,但见秦亦安扶住了祁洛泱,便直接扬长而去,不再看一眼。

“二小姐,能否让我和洛泱单独说会话?”秦亦安注意到了身旁的祁若瑶还在,便婉转地说道。

祁若瑶看着秦亦安与祁洛泱,鼻中冷哼一声,便也气呼呼地走了。

此时偏厅中便只剩了秦亦安与祁洛泱二人,秦亦安扶着她坐下,祁洛泱虽然觉得男女授受不亲,但偏得自己扭伤还未好,也便由得他扶着自己了。

“几时伤到的?还要不要紧了?”秦亦安神色中充满了担忧。

祁洛泱微微笑了下,礼貌地回道:“不碍事的。”

秦亦安听后神情才似有放松,紧接着似是有口难开,犹豫再三才缓缓说道:“那个,洛泱,我中了榜眼。”

“是嘛,甚好,恭喜了。”祁洛泱的心突然“咯噔”一下,尴尬地回道。

秦亦安也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,不知如何说,只好接过祁洛泱的话继续道:“是啊,虽然比不上云锡......”秦亦安看了祁洛泱一眼,终究是下定了决心,一下半蹲在祁洛泱的身前,双手扶着祁洛泱所坐的椅子,眼中含情脉脉地说道:“洛泱,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很多年了。”

祁洛泱似是被眼前如此冲动的秦亦安吓到了,她万万没想到翩翩如他,竟会如此,一时愣住了。

“洛泱~”秦亦安柔情地唤着她。

祁洛泱望着眼前人深情的模样,为难地开了口:“可是,你也知道,我不喜欢你。”祁洛泱犹豫再三还是直截了当地拒绝了。

“为什么?!”秦亦安的神情似是有些着了急,他想知道原因,她拒绝他的原因。

祁洛泱偏过头去,幽幽地说道:“感情这种事,如何是勉强的了的?”

秦亦安看着眼前佳人坚定的模样,不由得问道:“你是,心中已经有了人吗?”

祁洛泱明显双目微睁,脸上一怔,想起了刚才祁云锡愤然离去的场景,并未应声,只是沉默着。

佳人的沉默就像一道晴天霹雳,在秦亦安的胸中炸开了,声音有些沉重道:“是我唐突了,既是如此,那我,祝福你。”随即秦亦安便站起了身,转身离去。